2007年7月19日星期四

《惡都》討論區



對於《惡都》大系作品的任何意見、感想、評論……等等,請集中在這裡發表。

11 則留言:

多姆 說...

嗚~~先把喬老哥的"東濱街道故事集"讀畢了,"東濱特搜隊"最令人興奮,是殺禪完結後久未有過的"喬靖夫震撼"(誤宮大廈中就完全沒有這種感覺)另外,前頭的三個短篇雖然沒有那種劇味,卻也令人很感覺到在資本主義下人心,價值觀扭曲暗暗的諷刺~

武田信玄 說...

兩本都看完了,感覺非常高興。惡都系列有兩個作者,就算是《鐡年鑑》,一年都有兩本書可看吧!

先說喬大的書:早在《殺禪》時代(足足10年...),喬大常在故事中插入不同小人物的故事,反襯整個城市、黑道、事業的情況。希望在《惡都》時代能再建構一個新世界。

故事方面,最喜歡第三個銀行短篇,可能因為我能猜到背後的設計(小弟可能比較陰險),第一個短篇令人很容易融入惡都,可只有惡都才有這奇怪而合理(成本計算)的職業。中篇特搜隊像是個惡都的進階課程。明星那一段「娛樂圈血淚史」沒有什麼驚喜,可能活在香港都熟知這情況吧...

短篇故事呢,喬大應該會寫得快點吧(笑)!

多謝袁建滔的簽名,你寫我的名字比我自己的字還漂亮!書是厚厚的一本,讀者都在計算成本效益。嘿嘿,比喬大的厚差不多一倍...

之前看過《犬女》,感覺很特別,慈悲很好看呢,一無所知的優秀男人,發掘的自己起落過去,最後明白一切,無慾無求。不過對「慈悲」這武器的描寫可以更多,為何叫「慈」「悲」?而主角方義宏心中的慈悲掙扎不太夠。(最後希望方義宏不像康哲夫,流浪一去不返)。

小小個人意見,希望鐡道館書如輪轉!

ps. 有幸在書展見到喬大與袁建滔(根本就是伏他倆出現),終於見到了真身(女友說比想像中靚仔...),更能與喬大交流了數句,很高興呢!不過喬大比我更害羞,只有談到書中的理念時才自然些(個人感覺),希望遲點有書迷聚會:惡都舶人大連合!

P 說...

第二個故事好正,原本我諗住係個明星一定有咩事,點知轉個頭就捉左terry返黎,殺埋,
完全表達到這個成市的最大力量是錢。
還有那一句「我已經活在和你不同的世界了。」不知有沒有記錯,大概是這樣真的很震撼。

9527 說...

終於看完兩本惡都大系。

喬老大那本就唔使多講了,節奏明快,充滿電影感,永無叫讀者失望其中東濱特搜隊令我想起untouchable,還有米高曼。

而三篇短篇的確令人更快了解東濱這個架空城市。不過今次略嫌短左d(指4篇故事),有d唔夠喉囉。

不過好彩有慈悲頂癮。

其實我之前未睇過滔哥既作品(唔計粉紅童子,哈),恭悲簡直令我喜出望外,好似佢既後記咁講,慈悲得確係惡都大系既入門,同時如果唔睇慈悲,惡都就唔無咁立體囉。好似武田信玄咁講,書係厚厚一本,簡直係好抵睇( 喬老大果本抵睇),如果滔哥你唔繼續寫落去,真係有d可惜。

曾經係在學期間,都試過用一個歷史,再搵幾個同學寫幾個架空故事,當中的確係好爽。而家你地仲可以出埋書,真係鄧你地開心,而作為讀者,今年書展買左你地既書,可以叫做唔係白過啦!

期待睇劍齒虎同特搜隊既相遇!

多姆 說...

也終於看完了,感覺很有趣,我是先看喬老哥那一冊的,看見同樣的地方,同樣的人物,在另一個完全沒有關連的故事出現,感覺好新奇,(比如說髮型設計師),一個有趣的地方是,雖然書以方義宏為主角,但,讀著讀著,感覺讀耆只是透過方義宏這個角色去了解東濱市,只有東濱市本身才是主角,另外,略嫌故事沒有大吸引人的情節,感覺像是沒有高潮位,另外,究竟"慈悲"有何價值?因為全書都圍繞著這一個"第一因"而起,如果說只是一柄"高振動粒子刀"及"光學迷彩軍服"好似沒有那種舉足輕重的地位,anyway,我也是第一次看滔哥兒的作品,希望惡都早日再出新一期,讓讀者飽餐一頓,至少,要先出失禁校園吧??


p.s.慈悲.116應該是"原來"吧?

匿名 說...

買你的書其實是還自己一個心願,文學世界一直是我的理想,泡圖書館跟打書釘是我的最愛。很可惜家庭環境不容許可我為文字世界做甚麼,直到有一天,我出糧,立即買了《殺禪8》和《地嶽震魂歌》,當作是我看了你五年免費書的第一次道歉吧!昨天我又買了《惡都》兩本,但很不幸,《誤宮大廈》我買不到,因為店員告訴我:「賣完了!」樂觀一點想,大概是你的幸運,我的不幸吧!

黑人 說...

企業間諜最好看,職業人質的畫面較豐富

能否將特搜課和企業間諜兩類故事揉合一起呢?一文一武的主線劇力應會更佳

袁大大的慈悲還在看,用字和舖排不及喬老大簡潔呢(請恕小弟直言),有些沙石故讀得較慢

希望能再看到更多惡都系列的故事

Zeph 說...

雷戈..該不是鐮首的后代吧...

史億刀 說...

以下內容有提及故事內容,未觀看的讀者請注意。

關於第一個短篇《職務人質》,小弟有一事不明白。
C 的組織只要能表現出強大的報復能力,保險已經能夠達成,根本不用安排一個人質來被殺,因為事實上,人質被脅持時,又需要安排另一隊人負責保護,又是另一筆花費。

C 的組織只需要答應如果組織A的組長被殺,就替他們對組織B進行大規模報復。相反組織B的組長被殺(慎防組織A的數人竟能殺死組織B的組長並全身而退),則對組織A進行報復。保險已經能百分百發揮,即使最終需要行動,至少省了C的安家費,部隊出動(保護人質組)的使費也減少了。

Egon 說...

以下內容有提及故事內容,未觀看的讀者請注意。

關於第一個短篇《職務人質》,小弟有一事不明白。
C 的組織只要能表現出強大的報復能力,保險已經能夠達成,根本不用安排一個人質來被殺,因為事實上,人質被脅持時,又需要安排另一隊人負責保護,又是另一筆花費。

C 的組織只需要答應如果組織A的組長被殺,就替他們對組織B進行大規模報復。相反組織B的組長被殺(慎防組織A的數人竟能殺死組織B的組長並全身而退),則對組織A進行報復。保險已經能百分百發揮,即使最終需要行動,至少省了C的安家費,部隊出動(保護人質組)的使費也減少了。

匿名 說...

職業人質的一段應該也是取材自教父吧